<pre id="ktmke"></pre>
    <acronym id="ktmke"><strong id="ktmke"><address id="ktmke"></address></strong></acronym>
    <table id="ktmke"></table>
      1. 中文繁体 English

        华发40年故事之二十七 | 房庆海:冀胸中万千志,展双手百般能

        发布时间:2020/9/5 10:07:16 分类:公司新闻 来源:本站

        01.jpg

        02.jpg


        房庆海,1980年出生于辽宁本溪,工程师。2004年3月加入华发,现任华发城市运营公司副总裁、华昕区域公司总经理。6年来,他牵头完成了数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公建项目:会展商务组团(一期)绸带、横琴国际网球中心、华发喜来登酒店、珠海中心、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各个项目单体拔地而起,片区规划从蓝图变成现实。房庆海用无数个“5+2”“白加黑”,抒写了华发公建史上的瑰丽篇章。


        临时要找到房庆海,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可能在华昕公司的南山六号办公室,可能在高新区总部基地项目的工地,可能在中山大学珠海校区项目上,可能在情侣路南段项目施工现场,还可能在前往海岛的船上。回想六年前刚来到华发时,房庆海的工作日常也是这样的——在工程项目之间无缝穿梭,工地,就是办公室、就是家。


        他负责的项目建筑体量大、技术难度高,“时间紧、任务重、关注度高”是常态,但神奇的是,房庆海总能抽丝剥茧,协调各方,解决棘手难题,让项目得以顺利推进。这样的他,既是同事口中“脑回路清晰、记忆力过人,堪比电脑”的存在,也是领导眼中善于跑好“最后一棒”,挑战紧急建设项目的“快先锋”。


        结缘十字门


        房庆海是专业工程师出身,一直从事建筑幕墙的设计与管理。2014年3月,在“珠澳第一高楼”珠海中心主体结构阶段,展览中心、会议中心等建筑正初具雏形时,房庆海加入十字门中央商务区建设控股有限公司技术室(后简称十字门公司),接手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湾仔片区的会展商务组团(一期)绸带、会议中心的设计管理工作。


        十字门中央商务区开发是珠海建设核心城市的战略举措,也是横琴新区开发的启幕之作,数年之内,这里将从蕉林鱼塘变成集展览、会议、酒店、剧院、音乐厅、餐饮、甲级写字楼及配套商业于一体的大型全功能综合体。为此,十字门公司上下都特别“狠”,直接把办公室搬到了工地,“那时公司在工地,家也在工地”


        03.jpg


        珠海国际会展中心


        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房庆海一直在各个工地之间奔波:完成会展中心(一期)的建筑外立面建设并跟进后期验收,保证会展中心能在当年十月开放使用;其后马上转场做横琴国际网球中心的幕墙,由于时间紧迫,网球中心的幕墙设计与施工需同时进行;2015年6月,华发喜来登酒店开业前夕,他又被调去协助喜来登酒店幕墙的现场管理,确保喜来登酒店能按要求竣工。


        04.jpg


        华发喜来登酒店


        项目一个接一个,房庆海干脆整个人泡在了工地上,哪怕后来十字门公司已从项目工地搬回位于昌盛路的华发集团综合管理大楼,他也没回办公室办公。在十字门建设者的拼搏下,十字门片区“按时长大”。城市升级的转折点已然来临,但房庆海没想到,自己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也悄然而至。


        亮灯!珠澳第一高楼


        2016年3月,房庆海突然接到通知,领导让他准备去接手珠海中心项目。“珠澳第一高楼”珠海中心,一连攻克了沿海超深、超高和不规则结构形式带来的一系列建设难题,已于2015年12月18日顺利实现结构封顶。但作为珠海史无前例的超高层建筑项目,建筑封顶距离能够使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大到贴上楼体幕墙,小到铺设楼内的每一条管线,要给搭好的框架填充“血肉”,非常考验项目管理人的综合管控能力。


        经过综合考量,领导决定把珠海中心总体统筹工作交给房庆海。房庆海说,自己是专业工程师出身,此前一直负责幕墙施工及设计,并没有项目建设总体统筹工作经验。他对珠海中心整体项目并不熟悉,而根据公司要求,项目要在八九个月后开放使用,压力之大让他一度很想拒绝这个任务。在领导的信任和鼓励下,房庆海才“硬着头皮”接了过来。


        一投入现场,最先感受的就是工期的极度紧张。房庆海接手后,签的第一份文件就是购买电梯的预付款,“我们使用的电梯是日本三菱原装进口的,要预付20%的款项对方才排产。”彼时,珠海中心甚至连塔吊都还没有拆除,时间之紧、任务之重,让房庆海绝不敢掉以轻心。


        为了梳理工作,房庆海每天七点前就到工地,乘施工电梯上到顶层,再一层一层地走下来。每走一遍都记下还有哪些材料没到位、哪些工程还没做。房庆海开玩笑道,早在珠海中心举行“垂直马拉松”活动之前,他就已经爬过很多次“垂马”了。


        05.jpg


        工作中的房庆海


        一次巡查现场时,房庆海发现装修要用的石材仍未送至施工现场,一问才知道合同一直没谈拢。房庆海决定马上前往工厂与负责人商谈,“沟通是很必要的,工厂的要求无非是三点:谈好合同、定好工期、按时给钱”。按这个思路,房庆海跟工厂当面定下了合同,等财务一付款,房庆海就给工厂打电话,催工厂收款、排产,终于赶在施工前拿到了要用的石材。


        那段时间,房庆海跑遍广东、福建的材料厂,同一个厂家甚至一连去了六七趟。这样有效的沟通、一环扣一环的紧密安排,抢回不少工期。


        时值2016年盛夏,贴上幕墙后的楼体不通风,房庆海每天爬六七十层楼,一天要换两三套衣服。热得受不了的时候,房庆海就走到大楼核心井中间的施工电梯口去,“施工电梯是个高速电梯,运行的时候能带起大量的风,工人也在那附近做切割,我们是靠这样来吹风的”。说到这,房庆海也不得不感叹,“那时候真是好艰难”。


        爬楼的过程,不仅是熟悉工作的过程,也是房庆海从专业工程师转变为项目管理人的学习成长过程。如室内机电部分,对于他来说以前是“知识盲区”,但他在施工现场会请教设计院、监理单位及其他专业人士,“一件事我一般找三个人谈,谈完我就知道该怎么干。”现在房庆海已经十分熟练,“接电箱其实有一定的工序。反正现在我已经练出来了,能说得比专业的机电工程师还清楚。”房庆海笑道。


        经过大半年日以继夜的奋战,2017年1月21日,珠海中心如期迎来亮灯首秀,330米高新地标的崛起闪耀了整个珠澳天际。面对眼前熠熠生辉的珠海中心,房庆海内心思绪万千。


        “珠海中心是我最骄傲的一个项目,虽然我没有参加它的‘上半场’,但全身心投入了它的‘下半场’。”从钢筋水泥之躯,到一点点填充血肉、“梳妆打扮”,房庆海亲眼见证并参与了珠海中心的华丽成型,回忆中是满满的自豪。


        06.jpg


        珠海中心


        在满心欣喜和成就感的背后,也藏着对家人的亏欠。“之前太忙了,我都是6点出门,晚上10点过后才回家,真的完全没时间陪老婆孩子。”亮灯仪式当晚,他把妻儿也带来看珠海中心灯光秀。孩子指着通体生辉的大楼,骄傲地说:这个高楼是我爸爸建的!有家人的肯定和支持,房庆海在回忆起这段“个人挑战”时,言语中也多了一份温暖与慰藉。


        冲刺中大项目


        珠海中心项目也成为了房庆海作为项目管理人的“首秀”,得到公司上下的一致认可。2017年9月,华发城运接下工期紧张、超大体量的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房庆海又一次被委以重任。


        中大项目由珠海市政府与中山大学合作推进,是集教学、科研、行政及生活于一体的综合楼群,建成后,将服务于国家海洋强国战略、空间科学战略、“一带一路”建设和珠海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然而中大项目体量巨大,政府投资与校方投资的项目有近30个,“它的建设难度可能不如珠海中心,但体量相当于三个珠海中心。”房庆海说。


        多单体同时开发,无论是人员调配、资金周转、还是相关材料的使用,都需要达到很高的运转强度。2019年夏天,中大项目组突然传来要“冲刺930”的消息,着实把大家吓了一跳,“19年年中的时候,校方提出当年9月学生开学时要有8个单体确保可用。我们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新的工程节点计划比原本的完工节点提前了三个多月,怎么才能尽量满足学校的要求?房庆海说,“低头干活,还要抬头看路”,要想完成节点计划,必须统筹考虑,要增加人力、提高工效,各方面的配备都要全面提速。


        07.jpg


        “天琴计划”科研综合楼(一期)


        他详细盘点项目与人手,向城运公司请求抽调优秀的项目管理人员支援中大项目,“比如设计这块,我们抽调的都是总监级别,他们经验丰富,在现场可以独立决策,节省不少时间。”抽调完成后,整个中大项目部有将近100个人,成为当时几乎是城运最“庞大”的项目组。


        人员到位后,房庆海马上号召项目人员取消所有休假,并要求大家每天都在早上8点到岗,晚上7点召开会议盘点当日建设情况,从那时开始,“项目上的很多兄弟都睡在了办公室”。


        紧接着,房庆海跟施工单位协调,清早天气比较凉快,工人们提早一小时到岗,中午休息长一点,提高施工效率。这样算下来,原来每个工人每天可以批10㎡的墙,现在可以批12㎡。在此基础上,将原来“依次展开”的施工方式,转变为所有单体“同时并行施工”:1号楼开始贴地板的时候,2号楼就批墙,3号楼开始做机电安装,能推进的工序都同时推进,减少交叉等待时间。为了严格控制工程质量,在常规的工程质量管理之外,房庆海专设的质量管理组,每天对各单体的工程质量进行“贴身式”检查,发现问题当下立即整改,“我就跟他们说,你们必须负起这个责任,质量是最核心的。”


        由于中大项目还涉及校方和政府,签批流程非常长。为了尽量压缩审批时间,房庆海给政府、学校、公司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都挨个打电话,说明情况,寻求支持。“中大的文件必须用红色的紧急夹子走纸质呈文,而且请领导们都要马上面签,领导们也都给予大力支持。”“设计变更4小时内必须出意见,审批时间不能超过三天,所有领导都审核得很细致,签得飞快。”


        08.jpg


        中山大学珠海新校区


        关于“冲刺930”,项目团队的回忆也只剩四个字“争分夺秒”,房庆海也很为团队的共同付出感动,“基本是冲刺冲刺再冲刺,大家确实都非常努力投入到这个项目了。华发精神是拼搏进取、勇争第一、敢闯敢干,我们真的就是这样做的。”


        虽然体量巨大,但操盘中大项目时,房庆海心态已经比经手珠海中心时平和了许多。在诸多复杂的任务下,他依然能有条不紊、运转自如。手下员工佩服不已,“每天那么多事,一堆同事问他各种问题,但他的思维都很清晰,能迅速明确地给出指令。”


        光环之下,其实是靠更多的汗水支撑。房庆海习惯把所有事情装在脑子里,然后不停琢磨,走路也想,喝水也想,要迈开腿、勤思考、还要“走心”:“我可能不会一整天都待在工地现场,我也会坐办公室,但这就是我自己整理和思考的时间,也很重要”。从在珠海中心项目上的历练,到在中大项目上的再实践,房庆海学会站在全局的高度统筹整个项目,在矛盾与局限之间“跳入跳出”,成长为了一名优秀的项目管理人。


        截至2020年6月,中山大学珠海校区项目开始两年多,政府投资的单体和校方投资的市政基础设施项目都已完工并投入使用,其余房建项目也在加快建设中。


        回首每一次手上的任务,无论多么艰难,房庆海总能一一顺利完成。这都被他总结为一句“不喜欢丢人”——“我们项目上所有人都一样,有再多困难都会努力想办法完成。别人都说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们是没有更好、只有最好。


        09.jpg


        十字门中央商务区

        在华发搭建的大舞台上,房庆海成长迅速,从一个专业技术人员,成为一个全面的项目管控领导人员;房庆海和他所身处的华发城运团队,也通过自己的拼搏与汗水,书写了一页又一页华发公建史的瑰丽篇章,为脚下这片热土留下更多华发印记。站在华发40周年时间节点上,房庆海与许许多多华发员工一样,冀胸中万千志,展双手百般能,在未来的日子里将为华发和城市的生长绘就更壮阔的蓝图。


        010.jpg


        香蕉视频app污下载